過埠客 | 有故事的女鋼琴家奧爾加·科恩

她是范·克萊本國際鋼琴比賽第一位女冠軍,她的家族成員與普希金、柴可夫斯基、拉赫瑪尼諾夫有着種種來往。她曾為世界各地的總統、國王、公主演奏。她說,總統和平民,在音樂面前都一樣。

過埠客 | 有故事的女鋼琴家奧爾加·科恩

1

奧爾加·科恩總有故事講不完。

她的曾祖母是位女中音歌唱家,大作曲家阿赫瑪尼諾夫曾在音樂會上為她伴奏,還在回憶錄里提到過她。而這位曾祖母的母親,就是奧爾加的曾曾祖母,是位鋼琴家,還是柴可夫斯基的朋友。柴可夫斯基給她的信件和照片,至今留存。

過埠客 | 有故事的女鋼琴家奧爾加·科恩

奧爾加·科恩的曾祖母

過埠客 | 有故事的女鋼琴家奧爾加·科恩

柴可夫斯基送給奧爾加·科恩曾曾祖母的照片

更厲害的要數奧爾加另一位曾曾曾祖母級別的先人:安娜·彼得羅夫娜·科恩。普希金曾為她寫過一首著名的情詩《我記得那美妙的一瞬》。奧爾加在解放日報·上觀新聞記者面前用俄語背誦起這首詩的開頭:「我記得那美妙的一瞬,在我的面前出現了你,有如曇花一現的幻想,有如純潔至美的精靈……」

每次講起這個故事,奧爾加都激動不已:「這不光是個愛情故事,這已經成為了歷史。每個俄國人都知道這首詩!」

繼承了家族的音樂基因,奧爾加·科恩在2001年,26歲的時候,憑藉對拉赫瑪尼諾夫《第三鋼琴協奏曲》的精湛演繹,摘得范·克萊本國際鋼琴大賽金獎,成為歷史上首位獲得該獎項的女鋼琴家。

過埠客 | 有故事的女鋼琴家奧爾加·科恩

奧爾加和范·克萊本

奧爾加小時候曾為戈爾巴喬夫演奏,後來更是為全世界許許多多國王、公主、總統演奏過。但她說:「無論是日本天皇還是美國總統,他們都會被同樣的音樂打動。實際上,為他們演奏沒有什麼特別。總統和平民,在音樂面都一樣。」

2

今年7月,在中國,奧爾加·科恩跟隨由105位14-21歲的樂手組成的中華青少年交響樂團在北京、上海、蘇州三地巡演。北京場的演出,她穿着特別設計的改良旗袍登台,演奏柴可夫斯基的《《降b小調第一鋼琴協奏曲》》。

過埠客 | 有故事的女鋼琴家奧爾加·科恩

奧爾加在北京與中華青少年交響樂團同台演出

奧爾加個子很高,更像個身材勻稱的網球運動員。據說她力氣挺大,方向感也很好。在北京遇上堵車,她當即要求下車走回酒店。她就那麼穿着高跟鞋,在一個完全陌生的國度,繞過街道,跨過天橋,一路走回了酒店。

如果不當鋼琴家,她說自己興許會成為畫家。她常拿起畫筆,憑着俄羅斯人天生的對自然的敏感和熱愛,畫些水彩風景畫。3歲的時候,她的媽媽試圖讓她學芭蕾。聖彼得堡音樂學院緊挨着馬林斯基劇院,身為鋼琴家的媽媽有許多跳芭蕾的好朋友。

在芭蕾學校,小小的奧爾加一邊努力拉伸着自己的腿,一邊祈求老師和母親:「我能把腿放下來嗎?我只想坐到鋼琴旁邊去!」就這樣,她選擇了鋼琴。

過埠客 | 有故事的女鋼琴家奧爾加·科恩

18歲的奧爾加在莫斯科

第一次聽柴可夫斯基的《降b小調第一鋼琴協奏曲》,大約是在奧爾加12歲的時候,范·克萊本的錄音讓她立刻愛上這部作品。「音樂里充滿幻想。第二樂章仿佛把你帶到俄羅斯的早晨,積雪在朝陽下反着光。笛子的旋律出現,讓你覺得孤獨又快樂。我從小在這樣的音樂里長大。當我們快樂的同時我們也在難過,這就是俄羅斯人的個性。」

3

一場演出結束,中華青少年交響樂團的樂手們都跑去找她合影。100來號人,就那麼一個個拍過來。「孩子們都很興奮,他們特別好學,演奏得非常棒,我很享受和他們合作。他們聽起來不像孩子,足以媲美職業樂團!」

奧爾加·科恩不僅僅是位鋼琴家。她在2016年創辦了奧爾加·科恩國際鋼琴比賽,還通過科恩基金會在全世界範圍內資助有音樂天賦的孩子,或幫助失業的老音樂家。「過去5年,我們幫助過的許多孩子都已經高中畢業,甚至大學畢業了。有時候,他們會給我寫信告訴我他們的近況,就像我的孩子一樣。我明白這樣的關注和幫助對他們的意義。我記得我自己小時候得到獎學金的時候,別提有多興奮。因為這代表有人認可我的才華,為此,我需要更加努力向他們證明我值得他們的信任。」

幾個月前,奧爾加剛剛在紐約獲得傑出移民獎的表彰,她是數十位獲獎者中唯一一個音樂家。她說:「我相信音樂的力量。冷戰時期,年輕的范·克萊本,曾用音樂將蘇聯和美國連接,足見音樂超越政治的力量。我在舞台上演奏的時候,台下常常有德國人、西班牙人、美國人、中國人同處一室,分享同樣的感動。這讓我非常享受,還有什麼比音樂更美妙的事呢?」

(編輯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)題圖:舞台上的奧爾加。 圖片來自奧爾加·科恩網站及中華青少年交響樂團圖片編輯:項建英

標籤:什麼

本週熱文